移工未踏入國門門號已開始犯案 「靶機」黑市上看33億元

移工未踏入國門門號已開始犯案 「靶機」黑市上看33億元

台新金控领先同业 引进「智慧资源回收机」共创永续净零

臺灣民衆申辦帳號審覈相當嚴格,但移工預付卡管理卻相當鬆散,大量門號淪爲詐騙工具。(圖/報系資料照)

日漸猖獗的詐騙集團總是以人頭電信門號爲溫牀,尤其是移工的人頭預付卡。一位知情業者向CTWANT記者透露,「目前約有200多萬的移工人頭門號在平臺上兜售或由詐騙集團使用」,「一張人頭卡利潤約500元到1,500元不等,黑市交易上看30億元!」

對於人頭門號孳生的詐騙問題,主管機關可說是束手無策。本刊調查,8月中旬,協助企業發送簡訊的領導廠商三竹資訊曾找來5大電信業者、刑事局以及10多家簡訊發送廠商,討論防堵詐騙對策,會中曾建議電信業者在面對新用戶申請時,加強身份覈實,甚至可以導入第3方認證程序,像是Mobile ID(MID)行動身分識別以杜絕人頭用戶。

三竹資訊董事長邱宏哲對簡訊詐騙相當上心,曾邀請電信業者、警方以及同行商討防詐對策。(圖/報系資料照)

究竟臺灣電信人頭門號氾濫情況如何?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統計,2022年第1季行動通訊用戶數達2,953萬餘,臺灣人口僅2,319萬餘人,除了部分用戶有多支門號外,預付型門號多數都是人頭門號。

依NCC統計,全國行動通訊用戶數中,預付型門號用戶數爲522.6萬名,比去年第4季少了11.4萬名,主要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,外籍移工進不來,因此預付卡門號申辦也銳減。

「詐騙集團的亂源就在移工的人頭預付卡。」在電信預付卡代理商旗下擔任盤商多年的小謝向CTWANT記者直言,主要是各大電信旗下的代理商、大盤、中盤、小盤以及小蜜蜂(說服移工申辦門號的同鄉),無所不用其極地讓外籍移工把各大電信的門號都辦滿。

「假日只要到臺中車站前的東協廣場或者桃園火車站、中壢火車站等有大量移工聚集的地方,就會看到專辦門號的小蜜蜂。」他說。

「因爲是同鄉所以會騙說在臺灣辦門號不用錢,還可以領錢,所以小蜜蜂一般都相當順利,只要拿到雙證件,就會把5大電信的預付卡數量辦滿(目前1證只能辦1門號),然後再以每個門號800至1,000元向移工收購。」小謝解釋。

UBA》辅大8强复赛最终战力退文化 本届确定第5收场

在疫情趨緩後,大批移工重回臺灣,因此人頭門號數量又回到疫情前的水平。(圖/報系資料照)

這些門號被稱爲「靶機門號」(昔日稱「王八卡」),「大宗用戶還是詐騙機房,詐騙集團內部收購每個門號價格大約落在2,000至3,500元間。有部分用戶是房仲、小廣告業者,將買來的人頭門號印在廣告傳單上,以規避環保局開罰,價格約落在1,500至2,000元間。」

「預付卡門號買賣,背後市場真的很大!」小謝分析,目前臺灣移工約70萬人,約8成移工使用預付卡門號,也就是56萬個門號,若每個移工都辦滿5大電信門號,就有280萬個門號,扣掉移工自用的門號,其餘約224萬個門號爲人頭門號,可放到拍賣平臺或者詐騙機房違法使用。

郝龙斌揭昔选台北市长内幕 决定参选全因郝柏村霸气一句话

「對盤商來說,每張人頭卡的利潤約爲500至1,500元,賣到黑市就有多達11.2億至33.6億元市場。」小謝坦言,「更大的利潤是首次開通的儲值卡和後面的儲值,因爲利潤太好,幾年前有電信業者的代理商直接跑到越南去設辦事處,讓當地移工還沒來臺灣就先把SIM卡辦好,結果還沒來臺名下預付卡門號已經開始犯案,到海關直接被攔下。」

因此當時NCC規定,在海外販售的預付型門號只限30天內,但小謝說「雖然NCC已經規定了,但還是有聽說很多盤商持續在做,只是會去算抵臺的時間,等確定入境後纔會把門號開通」。

戒色大师 小说

大片云雨带急行军 明起雨弹轰3天!8月台风更活跃

生活系男神 起酥面包

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研發科代理科長莊明雄指出,其實要杜絕人頭門號氾濫有很多辦法;第1點就是收回代理商、盤商開通門號的權利,統一由電信業者開通;第2點則是限縮門號申請數量,包括月租、預付卡以及企業門號,普通人根本用不到這麼多門號;第3點則是嚴格檢視雙證件實名制,並僅限本人辦理,如果都落實的話,就可以大幅降低人頭門號數量。

抑制高房价 惠誉看台湾利率 不动变微升

少女终末旅行

《国际金融》政策收紧担忧 欧股延续跌势

更多 CTWANT 報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