蜷川幸雄莎翁名劇登臺 藤原龍也主演

蜷川幸雄莎翁名劇登臺 藤原龍也主演

民进党初选禁用选对会成员照片 蔡其昌赞:立意好

随着花朵找寻你
填 房

享譽國際、高齡80的知名日本劇場導演蜷川幸雄本週在臺北國家戲劇院搬演莎翁名劇《Hamlet 哈姆雷特》。日本知名演員藤原龍也(前排中)飾演 Hamlet。圖爲王宮大廳戲班上演Hamlet叔叔毒殺先王的戲碼後,Hamlet 以慢動作呈現內心OS。(王錦河攝)

新北女力纪录片上线 侯友宜期许民间团体4成女性任主管

日本知名演員藤原龍也(如圖)飾演Hamlet。圖爲王宮大廳戲班上演Hamlet叔叔毒殺先王的戲碼後,Hamlet的內心證實叔父爲殺父兇手。(王錦河攝)

蜷川幸雄《Hamlet》。圖爲王宮大廳戲班上演 Hamlet叔叔毒殺先王后再娶皇后戲碼。(王錦河攝)

亚洲电台主播谢美英争连任市议员 「重量级人物」陪登记超吸睛

季绵绵 小说

蜷川幸雄《Hamlet》。圖爲王宮大廳戲班上演 Hamlet叔叔以毒藥灌進先王耳朵毒殺的戲碼。(王錦河攝)

日本知名演員藤原龍也(中)飾演Hamlet。圖爲王宮大廳戲班上演Hamlet叔叔毒殺先王的戲碼後,Hamlet以慢動作推倒王位,呈現其內心OS。(王錦河攝)

多元参与共融共好 中市身障日系列活动开跑

藤原龍也(如圖)飾演Hamlet。圖爲Hamlet的內心證實叔父爲殺父兇手。(王錦河攝)

藤原龍也(右)飾演Hamlet、滿島光(左)飾演 Ophelia。圖爲Hamlet躺在Ophelia腿上觀賞大廳戲班上演Hamlet叔叔毒殺先王戲碼。(王錦河攝)

長期和蜷川幸雄合作的日本知名演員平幹二朗(左)飾演毒殺先王篡位的Claudius、曾爲寶冢歌劇團首席男角的鳳蘭(中)飾演皇后Gertrude。圖爲兩人在王宮大廳觀賞戲班上演Hamlet叔叔毒殺先王戲碼。(王錦河攝)

蜷川幸雄《Hamlet》。圖爲1名工作人員在舞臺上沉思。(王錦河攝)

兽黑狂妃
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小说

享譽國際、高齡80的知名日本劇場導演蜷川幸雄26至29日在臺北國家戲劇院再度搬演莎翁名劇《Hamlet 哈姆雷特》,結合日本傳統歌舞伎和西方戲劇,並將明治時期的日本雜院設計成舞臺佈景,搭配絕美燈光,融合東西方文化再創該劇。

台湾没加入CPTPP蔡政府在干什么? 郭正亮轰:官僚怠惰

日本知名演員藤原龍也飾演Hamlet 、滿島光飾演Ophelia、長期和蜷川幸雄合作的日本知名演員平幹二朗飾演毒殺先王篡位的Claudius、曾爲寶冢歌劇團首席男角的鳳蘭飾演皇后 Gertrude。1935年出身的蜷川幸雄是享譽國際的日本知名劇場大師,其劇場作品數量等身,80高齡的他,再度挑戰莎翁名劇《Hamlet》,這已是蜷川幸雄第8次搬演該出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之一。

1970年代,蜷川幸雄受到東寶公司邀約,開始投入製作商業劇場,首齣戲就是挑戰莎士比亞名作《羅密歐與茱麗葉》,開啓他與莎翁劇作之緣,至今爲止,他總共執導過包含《馬克白》、《奧塞羅》、《理查三世》等16出莎翁劇作,其中更有多出劇作不只搬演過一次,數出莎翁劇作每幾年就會重新制作一次,以全新的版本,不論是演員陣容或是導演手法等呈現在觀衆面前。

全球手机衰退 苹果可望异军突起

作品享譽全球的蜷川幸雄常被問到一個問題:「日本人爲什麼要演莎士比亞的戲?」他表示:「歐洲文化如何在亞洲人的認同下建構出全新戲劇?這是我執導《Hamlet》的野心。」他認爲經典劇作如莎翁,若沒有新穎的元素和創新的想法注入其中,經典也會流於無趣。蜷川幸雄搬演莎翁劇作或是希臘悲劇如《Medea》,他總會加入日本傳統元素,如歌舞伎就常出現其中。《Hamlet》結合日本傳統歌舞伎和西方戲劇,舞臺設計朝倉攝將明治時期的日本雜院設計成舞臺佈景,搭配絕美燈光和精準的場面調度,甚至連服裝都融合明治時期的西化服飾與歐洲宮廷服飾設計,在許多細節上融合東西方文化再創該劇,讓東西方文化撞擊,交融出蜷川幸雄獨特的劇場美學。

以《死亡筆記本》、《大逃殺》、《神劍闖江湖》等電影聞名日本的名演員藤原龍也飾演 Hamlet,之前毫無舞臺演出經驗的他被蜷川幸雄一手挖掘,15歲就主演蜷川幸雄的《身毒丸》倫敦公演版,至此開啓他的演藝之路,2003年他演出蜷川幸雄執導的《Hamlet》,橫掃當年日本所有演技獎項,被譽爲「揹負日本戲劇界未來30年希望的天才演員」。《身毒丸》劇中,面對飾演繼母的女演員白石加代子,這位曾爲鈴木忠志劇團的當家女演員,被譽爲「出雲阿國」再世,初登舞臺的藤原龍也毫不畏懼,和白石加代子大談禁忌之戀,當時蜷川幸雄就曾讚譽藤原龍也:「鬼氣逼人的演技,令人無法動彈。」也讓蜷川2003年重新制作《Hamlet》時,再邀藤原龍也合作,讓人驚訝他早熟的演技,成功詮釋這個全球男演員都想挑戰的困難角色,而當時他年僅21歲。

藤原龍也表示:「我認爲哈姆雷特這個角色,即使面臨苦難卻依然在人生的旅程上前進,並且努力活在每個當下。」經過12年的淬鍊,他以人生中難度最高的作品看待此次的演出,舞臺上揮汗淋漓、充滿爆發力道的演出令人激賞,謝幕時觀衆起立鼓掌長達5分鐘以上。